【網貸聚焦】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網貸聚焦] 首頁 網貸聚焦 查看內容

金融變遷漫談:國人從不缺信用 創新應聚焦“小而美”

2019-6-14 11:22| 發布者: 網貸周萌| 查看: 288| 評論: 0

摘要: 一段時間以來,不停有朋友向我打聽這家或那家P2P網貸機構的運營情況,希望能給自己的財產投資吃顆定心丸。一人兩人、一次兩次倒還好,可是陸陸續續打聽的多了起來,讓我本人也驚詫莫名,難道行業竟然如此風雨飄搖, ...

一段時間以來,不停有朋友向我打聽這家或那家P2P網貸機構的運營情況,希望能給自己的財產投資吃顆定心丸。一人兩人、一次兩次倒還好,可是陸陸續續打聽的多了起來,讓我本人也驚詫莫名,難道行業竟然如此風雨飄搖,以致于對平臺(或者更準確的說,是平臺撮合的債務人)債務清償的不信任已成普遍現象?對數據的查考佐證了這一點:按照全國互聯網金融登記披露服務平臺的數據,在其已對接的百余家P2P機構中項目逾期率超過80%的不在少數;而按照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的數據,目前平均每家P2P機構提交的逃廢債人數經統計已不低于4000。

嗚呼哀哉,由此看來,難道國人果然已經喪失信用能力了嗎?其實,不管是理論界亦或實務界,對這個話題的討論一直不絕于耳:有人從產權角度切入,以為無恒產者無恒心;有人從制度角度切入,以為法網漏而且疏缺乏必要震懾;有人從技術角度切入,以為互聯網創新削弱了監管對失信的打擊;更有甚者,比如著名的美籍日裔學者福山,直接從文化上對海內外華人社會做了否定,以為我們是全世界最缺少信任和信用的社會。

我們拒絕這樣的論斷。只要稍有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對近現代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金融發展的史實略作梳理,就不難得出與之相反的結論。我們不用再多談從20世紀末到如今僅僅20余年時間,中國主流銀行的呆壞賬就由“技術破產”普遍下滑至不足2%。僅以手機上經常使用的支付寶為例,按照他們對一二線城市使用人群的抽樣調查,從螞蟻信用成立至今4年,僅在無人超市這樣一個場景的履約率就由當初的62%上升到現在的95%。這不僅說明了信用在中國正越變越“好”,而且正越變越“有用”。

很有趣,不是嗎?同樣興起于網絡時代,同樣服務于長尾客群,甚至初心是同樣致力于普惠金融,怎么走著走著就“南轅北轍”了呢?我以為,還是要從信用的形成機制上找答案:

信用首先要覆蓋更多人群。按照經濟學者Zucker和Shapiro等人的意見,信用來自信任,信任來自認同。就連不看好我們的福山也說,中國人講圈子,圈子以內是信任的。信用其實就是一個圈子,我們需要做的不是從金融學的經典理論出發,為了數據和模型的精美而將3、4億人之余的人群排擠在圈子外,而是應該從促進實體經濟健康發展、提升消費人群生活質量出發,提供更多的觸達手段以使其更具有“獲得感”。過去我們講金融的外部性更多從金融對其他領域的外部性著眼,須知,其他領域對金融同樣也是有外部性的。翻看P2P領域血淋淋的教訓,不就是信用覆蓋之外的人群或自己或被他人利用來揩金融圈子之內的“油”嗎?

信用還要納入更多數據。金融是什么?金融是在不確定環境中實現資金等社會資源跨時空調配的機制。信用是什么?信用就是給金融的不確定性注入確定性的機制,是站在過去、現在展望未來、控制未知的機制。這就不得不依靠數據的注入,而且這種注入不僅是單純數量上的注入,更有維度和時效的要求。更何況金融科技興起后,產品創新大量涌現、服務場景不斷擴展,環境基礎的變化需要與之相應的數據服務。事實上,即使是面臨日益收緊的金融和數據監管,金融機構之間、金融機構與科技企業之間的數據和信息技術合作反而方興未艾,原因無他,就是在業務開展和風險防控工作開展中切實感受到了全量信用數據導入的緊迫。

信用同樣要涉足更多場景。按照法經濟學的觀點,信用機制發揮作用有賴于長期、重復的交易關系。而金融特別是信貸作為一個低頻場景,在供給充分的買方市場環境下無法避免被“打了一槍就跑”的窘境。這就需要給信用創造更多的使用場景,讓使用者守信的收益大于失信。其實,早年間在BAT們通過技術和運營模式創新,把金融信用擴大至商業信用,將其應用于衣食住行等場景甚至貴賓通道、簡化簽證等小眾業務時,我們這些傳統金融人不免看不上眼,以為嘩眾取寵,而現在想來,這未嘗不是人家的棋高一著:以場景為抓手,一方面使信用體系觸達更多人群,另一方面則使信用有了更多變現機會。反過來說,更多使用場景其實也提供了一種震懾手段,且在互聯網背景下,上述震懾能夠迅速反饋,成為失信者不可承受之“重”。這在經濟學者Kandori等人看來,就是有效信用機制形成的必要條件。

行文至此,不免幾許感嘆。在起家之初,P2P也曾意氣風發、顧盼自雄。作為信用機制的全新探索,其所受到的矚目并不少于金融科技巨頭,而后者當時因為正從電商、社交等入手構筑尚未被看好的商業信用,反而不如前者光鮮亮麗。然而短短數年回望卻已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總結正反事例,還有兩點看法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創新要堅持“不作惡”。曾經,互聯網金融是理想家的樂園,即使面臨盈利的不確定性,也有各路英雄好漢紛至沓來,不過,在劣幣驅逐良幣的險惡環境下,又有幾人真正善始善終。繁華過后,信用的滿地狼藉需要大量社會成本的償付。更何況強監管的現實環境下已不容許有監管套利的余地,而資本的退潮同樣壓縮了所謂創新者們的試錯空間。雖然商業不能不直面人性,但至少我們希望能不放縱和利用人性之惡,更進一步地,我們還希望機構們能夠對標先進同業,以恰當的方式給恰當的人群提供恰當的產品,用商業的力量探索推動中國進入信用經濟時代。

創新要堅持“小而美”。曾經,互聯網金融是宏大敘事的沃土,顛覆式創新、跨越式發展的口號響徹云霄,更有甚者,甚至以專業能力發揮信用中介作用的金融機構也被判為過氣的恐龍,只等著流星撞地球的歷史時刻。然而這一時刻始終未見到來,本該滅絕的恐龍還在我們周圍愉快地奔跑。事實上,現代金融數百年的歷史已然說明了,這里更應該有的是漸進式改良,是文明的積累,而非推倒重來的革命。事實上,國人并不是缺少信用,而只是缺少信用的正確打開方式。去看看手機上幾款國民級應用的表現吧,看看他們對“高大上”的謙抑,對“小而美”的死磕,在金融科技服務信用建設的道路上可以做的其實還有很多。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欄目焦點
網貸聚焦
網貸政策
網貸知識
投資理財
論壇熱議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堡垒之夜手机版什么时候出